view counter

  • 最近的科学研究表明,妇女的袒胸露背和裸体对妇女是在一种灾难,当前的数据指出,恶性的癌症流行于妇女的裸体部分,尤其是穿着短衣服的姑娘。
  • 法蒂玛是老师非常喜欢的一个学生,她总能积极回答各种问题,开朗活泼,聪明上进,充满活力,出类拔萃,成绩名列前茅。对法蒂玛来说,世界充满阳光,她乐观向上,对生活和未来充满希望,突然,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如果学者大致禁止露出脸面,既然有灾难,当他们知道露出脸面将导致消除面纱,他们说什么话? 问题已经不是在教法书记解释的教法问题,而且是最重大的,它是一个保持道德的民族命运,目的是强奸她的面纱,露出脸面是起点,以学者对此的分歧而污秽民族的纯洁,体现于面纱,最重大的危机的是,扩大妇女工作的范围,她多多从家里出去,有的人认为面纱是一种习惯风俗,而不是宗教和崇拜。
  • 萨比特之子宰德的传述:穆圣说:“听我的话牢记而传给人者,安拉必使他光荣。因为往往传背计教义者,还不如间接听教的人更懂教义。
  • 是这样说,认为这样的断法属于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他们)当解释安拉的经文: “莫露出首饰, 除非自然露出的,”(光明章:31),他说:“眼药膏和戒指”但这种主张的传述系统是羸弱的,纳萨伊说:“这是放弃的”
  • 大众学者的借口是,要看众民族,因为免遭属于众人而不是一些人,其它意见的借口是要看大多,而不是很少,在马拉克一书中说:“大众是主命,又说两个人无妨。”
  • 自古以来,民族一致认为灾难需要遮盖脸面,哈尼法教派、沙斐仪教派、罕百里教派和伊玛目马立克教派(以下将提出他们的意见),有的学者认为应当遮盖脸面,无论是女仆,既然是很美丽的,这都是出于学者注意穆民的妇女之贞节和纯洁。
  • 两年以来,我与我的堂哥已求婚,他结婚我,并没有我的许可。我住在英国,同时这一年轻人和我的父亲住在非洲。我父亲本来认为我知道求婚的事情,根据这一年轻人为我的父亲所强调的,因此,我父亲一点没问我的主张,因为我与他住很远。当我知道事情时,为时已晚,我对我父亲说我千万满意,由于时间已经赶不上,我父亲同意,并说他对这个年轻人觉得满意。我一般想试图,并看见如何处理这件事。我们求婚两年以后,我迄今与我的求婚人还没有见面,他常常要求我回来,但我一直表示道歉,因为我还学习。然后,我怀疑他想结婚我,以便能迁移到英国,因此,我对他说,既然我们结婚后还没有成功,就应当离婚,他不拒绝这种主张。七个月以后,他告诉我父亲,我父亲说:‘无妨,既然这种解决使我们更好的。现在,他一次离婚我,但他说我们的婚姻应当接续。但我认为所属于错误的是,人不要为迁移就结婚一个女子,因此,我要求我丈夫终结性离婚我。我对此要求有罪吗?
  • 何谓呼德圣人?他的个子是什么?
  • 同性恋与人生物的本性有联系吗?有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这种主张呢?
  • 有没有一种精灵安拉派遣他们当作圣人?牲畜章的130节经文证明有的圣人属于人类,有的生人数语精灵,它的明文是:“精灵和人类的群众啊!难道你们同族中的使者没有来对你们叙述我的迹象,并警告你们将有今日的会见吗?“他们说:“我们已招认了。”尘世的生活欺骗了他们,他将招认自己原是不信道的。” 我希望解释这一问题。
  • 我妻子的母亲是一个非穆斯林,并想获得高利贷的贷款,以便能够买一个房子,然后增加房子的价格,并出租给我们,以便偿还她确定的价格,我们偿还这个价格之后,就拥有这个房子。这是否是非法的,因为她还没有拥有房子,同时使用高利贷?
  • 朋友对我说:“你父亲归真了吗?你以前体验过这种感觉吗?如果你没有体验过,我给你讲讲……” 在旦夕之间,你生命的起源就消失了,他走了,只在你头脑中留下无数回忆。
  • 拜占庭帝国包括位于小亚细亚(现土耳其)的罗马帝国领土,而且一直延伸到地中海东岸和南岸,除了罗马人以外,还统治着柏柏尔人、科普特人和阿拉伯人等各个民族,他们的种族、语言、文化和习惯风俗皆不相同,尽管基督教在这些民族中已有传播,但也无法实现他们之间的统一,因为各地派别林立,勾心斗角,使沙姆和埃及人对帝国心存芥蒂。
  • 我的堂兄拥有一座楼,他让我委托收集租赁费,我同意,但是我对他说:‘既然我们在银行储存金钱,我是否允许使用这一金钱偿还我的销售信用卡?他没有怀疑不绝地同意,我要求他不让他的妻子要求我给她金钱,我一时拥有金钱时,就自愿给他。但他的妻子来我们城市,对租赁的金钱咨询我?我对他说,这属于你的丈夫,但她侮辱我,我们互相没有谈说,她的丈夫也寄一封信侮辱我,这种情况延续两年。如果我有金钱,就马上给他们。最后,她的丈夫来了,我们相互交谈,但是我们的家属还是疏远。我堂兄的妻子与全人激起问题,她的丈夫服从她,根据她的命令就做。注意,当我拿他的金钱,我没有承诺给他金钱,即还没有确定一个时期偿还金钱。现在我没有钱偿还这一债务,但当我获得金钱时,就马上偿还,我该怎么办?
  • 我知道异教徒和以物配主的人将永居火狱之中,但是先贤的伊玛目与可靠的学者对永居火狱之中的问题有分歧?
  • 穆斯林和古莱什族之间的候达比亚协约为宣传活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这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宣教的领域不断扩大,教义和宗教原则通过给各国国王的信传达给了更多的人们。
  • 做商量之后,就获得这个赔偿,以便断绝他与雇主之间的工作关系,获得这种赔偿是否非法的?
  • 真主将死亡称之为灾难,真主说:“……而受到死亡的灾难。”(筵席章:106) 对生者而言,越爱亡者,遭遇的灾难就越大。
  • 妻子可能患有绝症,她和丈夫都认为医治无望,她无法做家事,无法履行对丈夫的义务,而且很贫穷,如果和丈夫离婚,就没有人照顾她,这种情况下,丈夫与她离婚符合男子汉的做法吗?
  • 一次,我领人们做晡礼,在第二拜,我记得我没有小净。我知道在同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即让一个人站在第一行令人们做礼拜,但是我认为站在我后面的人们不知道这种事情,他们将作恶意猜想,因此,我继续我的礼拜,直到完成礼拜。然后我去做小净,并重新礼晡礼,现在我觉得由于我领他们的人,就在末日复生我将受到痛苦的刑罚,我不知道如何忏悔?
  • 安拉特赐穆圣(愿主赐福之)一些伟大的品质和特征,他的道德品质体现在身体力行之中,身体特征体现在他的身体上。
  • 我有一个朋友喜欢屈从妇女(即服务她们),并希望与一个穆斯林鼓娘建立一个关系,在某日将信奉伊斯兰教。丈夫在伊斯兰教中是否允许本性于屈从他的妻子还是这是非法的?我的朋友对此问题问我,但我不回答。你们的主张是什么?
  • 她很早就归信了伊斯兰,一直勇敢无畏地援助着伊斯兰,做出了巨大牺牲,是人们学习的榜样。她说:当穆圣(求主赐福之)离开麦加时,有些古莱什人来到我家,其中包括阿米尔•本•希沙姆(艾布•扎合利),他们站在艾布•伯克尔门口,我去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他们问:“你父亲在哪儿?”我说:“不知道。”艾布•扎合利举起手打了我一耳光,把我的耳环打了下来,然后扬长而去。
  • 她是穆圣(求主赐福之)至爱的女儿,是他的安慰,是他的秘密的保护者。 有一天,穆圣(求主赐福之)叫来法图麦,悄悄给她说了一件事,法图麦痛哭不已,后来,她又破涕为笑。
  • 你可能会问:有什么可高兴的呢?特别是,不久前我们才听过坏结局,还能有什么希望呢? 我的姐妹!你必须知道:坏结局是远离正道,违抗至仁主,遵守魔鬼者的结局,他们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而遵守正道,坚守自己的宗教者,安拉将赐她一个美好的结局。
  • 请解释这节经文,真主说:“我已为你们中每一个民族制定一种教律和法程。如果真主意欲,他必使你们变成一个民族。”(筵席章:48),这节经文与真主说:“舍伊斯教寻求别的宗教的人,他所寻求的宗教,绝不被接受,他在后世,是亏折的。”(仪姆兰的家属章:85)。是否有矛盾?
  • 为什么伊玛目艾哈迈德对一个人说在结婚之前离婚词,并提出一定的妇女之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在你们过去的法特瓦中你们说阿赫默德有两个主张,一个是离婚失效的,但你们提出其它阿赫默德的主张,即离婚有效的。为什么伊马目阿赫默德再一个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伊马目沙斐仪对此问题一个人说在结婚之前离婚词,并提出一定的妇女之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吗?据我的知,沙斐仪教派认为离婚失效的,无论确定离婚的妇女,这一问题符合于伊马姆沙斐仪吗?
  • 信士见证真主能扭转人们的心灵,这是最基本的信仰之一,古兰经和圣训说明了这一点,安拉说:“我要翻转他们的心和眼,使他们和初次未信一样。”(牲畜章:110)
  • 我有一个内心的问题,是所谓恐惧,我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我害怕安拉的万物。这是属于以物配主的分类之一,因为是害怕安拉之外的其它万物,这种事情非常恐吓我。我听到人们的哭泣和喊叫,好像作争斗,这能导致我觉得害怕,并令我觉得负担。这种事情已经变为更加严重,高声令我害怕。有时,当我坚持真理时,但不敢与一个人能商量告诉他是错误的。我不想成为一个懦夫,但我想好像高贵的圣门弟子作为勇敢的,他们只害怕安拉,除了安拉之外,不能害怕其他人。我所受到的是属于恶魔的教唆?我看一段圣训肯定恶魔投在人们心里害怕万物,(我还不记得这段圣训的明文或来源)。有些人以我的名字麻烦我,有的人以(拉提夫和萨克布)叫我,有的以拉提夫叫我,有的以萨克布叫我,我是否应当改变我的名字?否则该怎么办?请给我一个成功的伊斯兰治疗这种疾病?
  • 我有一个妹妹跟我玩洋娃娃如芭比娃娃和熊等玩具。我企图以布遮盖这些洋娃娃或放在衣服库,但是这是很难的,因为我的妹妹仍然以这些洋娃娃玩儿。是否应当在其它时间遮盖它?有确定的年龄保存洋娃娃?有一些女孩还保存在小时以玩儿的洋娃娃?我们是否允许让男孩子以限于男孩子的洋娃娃如超人等?请提到回答,并提出证据。
  • 我两个月之前,在不同的几夜,我四五次有梦遗,我见梦,但在这个梦见中,我觉得不会满足我的性欲,但是当我起来,我感到有液体。后来我不记得我的梦见,我还不记得我在梦见上满足我的性欲还没有(即出射的液体是精溢还是精液)。在早上我起床时,就不管这件事,并做礼拜。但两个月过了之后,我感到太内疚,在那时我应当做大净,并净化我的自己,但我迄今觉得怀疑出射的液体是精溢还是精液。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还不记得梦见的最后部分,我对出射的体液之度有怀疑。我是否应当在三重复我一切做的礼拜?我对所发生的不好意思,因为我一生一直还没有放弃一拜。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问题时间还不管它?这可以因为我认为是精溢?我该怎么办?
  • 艾布胡莱勒传述:穆圣说:“当一位穆斯林做小净洗脸时,他两眼所看的一切罪恶顺着最后一滴水从脸上流逝,他两手所作的一切罪恶顺着最后一滴水从手上流逝,以至于他涤净了自己的所有罪恶。”
  • 请解释这节经文,真主说:“我已为你们中每一个民族制定一种教律和法程。如果真主意欲,他必使你们变成一个民族。”(筵席章:48),这节经文与真主说:“舍伊斯教寻求别的宗教的人,他所寻求的宗教,绝不被接受,他在后世,是亏折的。”(仪姆兰的家属章:85)。是否有矛盾?
  • 为什么伊玛目艾哈迈德对一个人说在结婚之前离婚词,并提出一定的妇女之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在你们过去的法特瓦中你们说阿赫默德有两个主张,一个是离婚失效的,但你们提出其它阿赫默德的主张,即离婚有效的。为什么伊马目阿赫默德再一个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伊马目沙斐仪对此问题一个人说在结婚之前离婚词,并提出一定的妇女之问题有两个不同的主张吗?据我的知,沙斐仪教派认为离婚失效的,无论确定离婚的妇女,这一问题符合于伊马姆沙斐仪吗?
  • 我是一个印度人,政府要求我们在九月七日作这个歌唱,这种唱歌包括(我崇拜我们的母亲印度)。我爱我的国家,并尊重它。我该怎么办?
  • 我有一个内心的问题,是所谓恐惧,我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我害怕安拉的万物。这是属于以物配主的分类之一,因为是害怕安拉之外的其它万物,这种事情非常恐吓我。我听到人们的哭泣和喊叫,好像作争斗,这能导致我觉得害怕,并令我觉得负担。这种事情已经变为更加严重,高声令我害怕。有时,当我坚持真理时,但不敢与一个人能商量告诉他是错误的。我不想成为一个懦夫,但我想好像高贵的圣门弟子作为勇敢的,他们只害怕安拉,除了安拉之外,不能害怕其他人。我所受到的是属于恶魔的教唆?我看一段圣训肯定恶魔投在人们心里害怕万物,(我还不记得这段圣训的明文或来源)。有些人以我的名字麻烦我,有的人以(拉提夫和萨克布)叫我,有的以拉提夫叫我,有的以萨克布叫我,我是否应当改变我的名字?否则该怎么办?请给我一个成功的伊斯兰治疗这种疾病?
  • 我的同事有一个债务,因为他以高利贷借贷,但是他悔罪。当他在我的家里,花费114元于购买有益的东西,尽管他真实不需要它。我帮助他购买这种东西,我所做的是否允许的?还是他应当保存任何第尔汗,以便摆脱这种债务?他为我购买一个有40元的礼物,我试图支付它的价格,但他拒绝,他是否好的穆斯林,还是犯错误?我认为她是善良的穆斯林,我和他所做的是否允许的?我是否应当支付礼物的价格?
  • 有两段圣训,一段圣训肯定伊本•欧马尔对一个人以宣礼唱着,并获得工资有生气。另外的圣训肯定穆圣听到一个人发抖他的宣礼,但穆圣禁止他这样做。伊本•朱利哲传述,伊本•阿巴斯说:“穆圣以有悦耳嗓子的宣礼者。达尔!库特尼传述,穆圣说:“宣礼是萨密赫和萨赫勒。”(即没有回声。)因此,你的宣礼英大那故事没有回声,否则不要宣礼。我认为麦加的宣礼包括这两件事。请解释以上的两段圣训。
  • 有一个姑娘继承他的母亲,她的母亲留下一个良好的珠宝金额,但不能交纳天课,因为他的家属有巨额的债务?我不是已婚的,而且依靠我的父亲花费。由于家属的财产危机,我几年还没有交纳这些珠宝的天课,我是否应当交纳一年的天课还是应当交纳过去的没有交纳天课年?我父亲习惯于替我交纳我装饰品的天课,直到我们几年以来受到财产危机。
  • 真主说:“在他们之前,安居故乡而且确信正道的人们,他们喜爱迁居来的教胞们,他们对于那些教胞所获的赏赐,不怀怨恨,他们虽有急需,也愿把自己所有的让给那些教胞。能戒除自身的贪吝者,才是成功的。(放逐章;9)。
  • 我的兄弟认为如果莱麦丹月在沙特在九月二十七日开始,后来去印度,在那里他们在九月二十九日开始封斋,他应当跟印度人一样继续他的斋戒,无论根据沙特日历,就算满莱麦丹月的三十天。他是否允许超过三十日封斋?请以经训的证据回答这一问题,以便能说服他?
  • 我有一个妹妹跟我玩洋娃娃如芭比娃娃和熊等玩具。我企图以布遮盖这些洋娃娃或放在衣服库,但是这是很难的,因为我的妹妹仍然以这些洋娃娃玩儿。是否应当在其它时间遮盖它?有确定的年龄保存洋娃娃?有一些女孩还保存在小时以玩儿的洋娃娃?我们是否允许让男孩子以限于男孩子的洋娃娃如超人等?
  • 有一个人有两个妻子,对第一妻子说:“我将离婚她。”,意味着第二妻子。除了他和第一妻子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同时第二妻子住在其它城市,每年他几周去看望她。对此问题丈夫绝不告诉他的第二妻子,几个月,他将去看望她的家属和第二妻子,八月以来,这个事故已经发生了。这是否被认为是教法的离婚?如果丈夫还没告诉他的第二妻子,并与她做性交?如果这个丈夫三次说离婚?
  • 有一个人做一天五次礼拜,并留下胡须,但在他工作的地方,人对他的行动感到不满意。他的一切行为不能给别人收益。他认为他比同事有高的地位,有时候宣布。同时他参加作恶怀的诡计能伤害人们。这个人属于哪一个穆斯林?他一方面履行主命的和副功,另一方面伤害他周围的人们。
  • 真主说:“你们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与鞠躬者同齐鞠躬。”(黄牛章;43)。
  • 真主说:“(你说:)“我的过分自害的众仆呀!你们对真主的恩惠不要绝望,真主必定赦宥一切罪过,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队伍章;53)。
  • 我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父母俩(尤其是我的母亲)不允许我离开学校出去做聚礼。我每当我母亲对此提出一节经文或一段圣训,就说我错误地解释。如果我让他看一个学者的解释,就说他是伊朗人或属于某国籍,并不能了解阿拉伯语。这里的清真寺伊玛目无法说法她,我的学校不允许我出去做礼拜,只有父母俩的同意。请帮助我,我对此还没有要求学校行政,因为他们知道,根据第一次修正美国宪章,我有宗教自由的权利,我母亲不响应伊玛目或学者,但说安拉喜欢通过知识建立自己的未来的穆斯林,以便传播伊斯兰教。如果我对她说,穆斯林不允许放弃做聚礼,就命令我要结束辩论。最忌,学习快开始了,请帮助我,我想做聚礼,我竭力重大的努力,以实现这种目的,并不想劳苦无益。
  • 真主说:“你们不要接近孤儿的财产,除非依照最优良的方式,直到他成年。你们应当履行诺言;诺言确是要被审问的事。”(夜行章;34)。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