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穆圣(愿主赐福之)说:“今天,努塞拜•宾图•卡伊布比某人和某人的地位更高。”(伊本•萨伊德)
她自己说:“伍候德战役时,人们纷纷逃离穆圣(求主赐福之),只有我等不超过十人在保卫他。我和两个儿子、丈夫在保卫穆圣(愿主赐福之),人们纷纷逃离。穆圣见我没拿盾牌,后见一个退缩的男子拿着盾牌,便对他说:“把你的盾牌给战斗者。”这个男子就扔下盾牌,我就拿着它保护穆圣(愿主赐福之)。我们当时深受骑兵之害,如果是像我们一样的步兵,我们一定能打败他们。有个敌方骑兵冲上来打我,我用盾牌进行防守,他无可奈何,转身想逃。我砍马的腱,他掉下马来,穆圣喊道:“乌姆•欧麦拉之子啊!快帮你母亲,快帮你母亲!”儿子过来帮我杀死了这个男子,我听穆圣(求主赐福之)说:“愿真主的怜悯和幸福降临你们全家。” (伊本•萨伊德)
穆圣(求主赐福之)又说:“求安拉使他们与我同在天堂中。” 乌姆•欧麦拉说:“自此,我根本无视今世的伤害。”
她的儿子阿卜杜拉•本•宰德说:“伍候德战役时,我受伤了,血流不止。穆圣(愿主赐福之)对我说:‘包绷一下你的伤。’母亲走向我,她带着一些绷带,给我包扎了伤口,穆圣站着看着我,母亲对我说:‘孩子!起来战斗。’”
穆圣(愿主赐福之)说:“乌姆•欧麦拉啊!谁能做到你做的一切。”她说:“谁伤了我儿子。”这时,那人冲了上来,穆圣说:“就是他伤了你的孩子。”她说:“让我收拾他。”然后,刺向他的腿,当穆圣看到她时,笑得露出了牙,他说:“乌姆•欧麦拉啊!你报了仇。”然后,我们冲上去打死了他。穆圣(愿主赐福之)说:“感谢安拉,让你取得了胜利。”(伊本•萨伊德)
她就是努塞拜,辅士卡伊布•本•欧菲的女儿,她被称为乌姆•欧麦拉,她母亲是拉巴布•宾图•阿卜杜拉•本•胡拜必•本•宰德,她是虔诚的女信士的楷模,是参加过第二次阿格巴誓约的两位女子之一。她说:阿格巴誓约当晚,阿巴斯握着穆圣的手,男子们和穆圣握手,当剩下我和我的姐妹乌姆•玛尼伊时,我丈夫——扎兹亚•本•阿米尔说:“安拉的使者啊!这两个妇女要和你结约。”穆圣说:“像和你们结约一样,我也和她们结约,但我不和妇女握手。”(伊本•萨伊德)
她竭尽所能地为安拉的道路而奋斗,她一心为了宣传安拉的宗教而奉献,在伍候德战役中,她受伤十二处,其颈部的伤治疗了一年有余,甚至穆圣(愿主赐福之)说:“今天,努塞拜•宾图•卡伊布比某人和某人的地位更高。”(伊本•萨伊德)
当穆圣(求主赐福之)号召弟子们参加哈木拉•阿萨德战役时,她也整装待发,但因流血而未参加,她前后共参加过胡代比亚、海巴尔、胡乃尼和亚玛麦战役。
她是参加过白德尔的战士阿卜杜拉•本•卡伊布的姐妹,她也是艾布•莱拉——阿卜杜•拉赫曼•本•卡伊布(一位常为安拉哭泣者)的姐妹。
她嫁给宰德•本•阿斯密•纳扎里后,生了阿卜杜拉和哈必布,他俩也属于圣门弟子。在他之后,她嫁给了扎兹亚•本•阿米尔,他是纳扎尔部落的人,她为他生了塔米姆和哈韦拉,他和她、她与前夫的两个孩子都参加了伍候德战役。
像当时的其他妇女一样,努塞拜坚持跟穆圣(愿主赐福之)参加集体礼拜,聆听他的教诲,学习伊斯兰礼仪。
后来,艾布•伯克尔派她的儿子哈必布作为信使,去给穆塞利玛•卡扎布(撒谎者、假先知)宣传伊斯兰,让他停止欺骗,但他杀死了信使,当她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发誓要杀死这个撒谎者。因此,她到艾布•伯克尔处,请求参加亚玛梅战役,去打击叛教者。他对她说:“我们都知道你的战斗能力,你以安拉之名参战吧!”他嘱咐哈立德要照顾她。在战斗中,她英勇善战,身受十一处伤,手被砍断,她的第二个孩子阿卜杜拉和她一起杀死穆塞利玛后,在战斗中牺牲。战争结束后,乌姆•欧玛拉回到了家里,哈立德•本•瓦利德找来阿拉伯人用滚油来给她治疗,其疼痛超过刀砍。因此,哈里发艾布•伯克尔(愿主喜悦他)亲自去探望她,因为他知道她的坚定信仰,忠诚意念和英雄气概,也知道安拉的使者对她的盛赞,因此,他不断探望她,直到她痊愈。哈利德•本•瓦利德也知道她的权利,为实现哈里发的嘱咐,也不断去探望她。
她是一位战斗的穆斯林妇女,是一位宣教者,是一位培养英雄和男子汉的教育家,在穆圣(求主赐福之)求安拉使她跟他同处天堂之后,她就无视今世上的各种艰难,成为了穆斯林妇女的典范,彪炳史册,为人效仿。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