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穆圣(愿主赐福之)归真之后,圣门弟子互相传述圣训,他们以后的再传弟子也传述圣门弟子的圣训,他们没有决绝任何圣门弟子传述穆圣的圣训,事情过了很长时间是这样,直到导致杀害哈里法欧斯曼•本•阿范德灾难已发生,并发生几个分歧和差异,还出现异端的教派和学派,在圣训中的谎言已经越来越大,每一个教派开始找到会辩护他的主张的穆圣圣训,同时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的学者探查传述圣训,除了他们认识它的途径,并相信它的传述者之外,绝不能接受它,这都是通过圣训传述系统,伊本•希林(愿主慈悯之)说:“首先没有探查圣训的传述系统,但灾难发生之后,就探查圣训的传述者们,如果属于逊尼派的人,就接受他们的圣训,如果属于异端的人,就没有接受圣训。”穆斯林。
从小圣门弟子时代以来,这种探查和调查已经开始,穆扎赫德说:“巴希尔去伊本•阿巴斯,他说:‘穆圣说’,‘穆圣说’,伊本•阿巴斯没有听到他的圣训,并不瞧见他,他说:“伊本•阿巴斯啊!你不想听到我说的圣训,我说:‘穆圣说’,同时你没有听到,伊本•阿巴斯说:“我们首先听到任何人说:‘穆圣说’我们就看他,并听到他的说话,当人们受到灾难时,除了知道的圣训之后,就不能承认。”
当人们故意借穆圣的名义造谣流行时,再传弟子也探查传述系统,艾布•阿里亚说:“我们听到人们以圣门弟子传述圣训,我们就不能接受它,直到去麦地那听到他们说这一圣训”
这种非常关注传述系统,会出现他的重要及其圣训学的影响,病出现于几个角度:一、传述系统是这一民族的独特度的特点,并没有地球上的民族具有这一特点,没有民族传述他圣人的消息如这一民族,艾布•阿里•吉亚尼说:“安拉赐予这一民族三件事,并没有其他民族这些事,就是传述系统、谱系学和造句法”,艾布•哈特姆•拉兹说:“安拉创造阿丹以来,除了这一民族之外,就没有民族有保存众圣人的消息之诚实人”,通过传述系统会探查圣训、消息和认识传述者们,圣训学生会理解圣训的等级,无论是正确的或者削弱的圣训,传述系统会保存圣训免于谎言、篡改、捏造、增加和减少,通过传述系统民族会理解圣训的地位、位置和所获得的关注和重视,归属保留一年的阴谋和腐败的情况,并增加和不足维持,归属确认该年度全国的地位和我收到的关心和关注,因为圣训通过人类历史上没有知道的最准确的批评和调查方式来证实,从而会驳斥违法者和怀疑者的论调,并驳斥他们以为的圣训置疑。
由于这些事情,消息连续不断的传述,并讲述学者鼓励传述系统及其重要性,甚至认为是一种接近安拉和宗教,阿布杜拉•本•穆巴拉克说:“传述系统属于宗教,如果传述系统不在,人们随意说话,如果对他说:“谁说这一圣训”,就沉默,因为他没有传述系统会理解圣训是正确的还是削弱的,”他还说: “我们与人们之间的决定是传述系统”,搔勒说:“传述系统是穆民的武器,如果没有武器,如何作战”,术欧巴说:“每一个圣训不包括传述者,就像一个人在沙漠上有一个骆驼,但没有笼头”,伊本•希林说:“这一知识是一种宗教,你们要看你们宗教的来源”,奥扎仪说:“知识的消灭意味着传述系统的消灭。”,有的人做比喻,没有传述系统的圣训像没有屋顶和柱子的屋子,并说:
没有传述系统的知识****如没有屋顶和柱子的屋子一样。
为了强调传述系统的重要性,以及它所获得的极大关注和超过仔细,我们发现从回历二世纪的一半上半年的圣训书籍已经坚守,并被称为:“圣训集”,它与传述系统有清楚关系,这些圣训集的最著名的是,穆阿玛尔•本•拉希德的圣训集(回历152年);泰雅里希的圣训集(回历204年);呼麦迪的圣训集(回历219年);艾哈迈德•本•罕百里的圣训集(回历241年);沙菲仪的圣训集(回历204年),等其它圣训集,这些圣训集使以后的作家的来源,他们使用和依靠它,写作圣训实录、圣训集、肃南、著作和穆宛塔圣训的作家都严格坚守传述系统。
这都是证明圣训学中的传述系统非常重要,民族多么关注它,传述系统保存宗教免于失去和篡改,以实现安拉的承诺保存降示的教诲,真主说:“我确已降示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石谷章:9)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