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穆圣(愿主赐福之)的圣训从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时代、再传弟子和善良的先贤以来依然是被接受和被肯定的,并没有任何差异,无论是正确的或者单传的,也没有信仰问题和实践的规定之间的差异,知识和动作的途径是真实的消息,接受圣训的单独条件是正确的,无论它的传述者是很少还是很多,除了正确的条件之外,并不需要任何条件,直到出现创新的信念,有的人对哲学修辞说法有影响,他们先以头脑和主张作证,然后以启示和安拉及其穆圣的说话,这都是在尊重启示和尊重和崇敬安拉之下。
由于古兰经和圣训明确驳斥他们的虚妄,并批评他们创新的件事,他们就以欺骗来肯定他们的信仰是正确的,他们随意解释古兰经的经文,以崇敬安拉为借口,然后停止以圣训作证,以圣训是单传为借口,并不能确定或决定,信仰只依靠于确定性,安拉在古兰经中责备采取猜想的人及其追随者们。
这种观点(要以单传圣训为证明规定,而不是信仰)是一种创新的主张,没有教法上的根据的,没有关注安拉和穆圣(愿主赐福之)说话的人只坚守这种主张,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及其追随者们和逊尼派以单传圣训为证明信仰和规定的问题,并没有任何歧异,没有人认为允许以单传圣训为证明规定问题,并不允许以它作安拉的名称及其属性之证据。
古兰经和圣训的证据下令遵循穆圣(愿主赐福之),并警告违抗和抗命,并没有信仰问题和规定问题之间的歧异,真主说:“当真主及其使者判决一件事的时候,信道的男女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谁违抗真主及其使者,谁已陷入显著的迷误了。”(同盟军章:36),(一件事)是一般的,包含一切事情,无论是信仰问题还是规定问题,真主说:“凡使者给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接受;凡使者禁止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戒除。”(放逐章:7),又说:“违抗他的命令者,叫他们谨防祸患降临他们,或痛苦的刑罚降临他们!”(光明章:63),认为这些证据属于规定,并不属于信仰的证据,就没有证据的缪说。
穆圣(愿主赐福之)派遣了几个圣门弟子去该国各方来教人们宗教的原则及其细节,以及信仰和规定的事项,穆圣派出了阿里、穆阿兹和艾布•穆萨等其他圣门弟子,目生对穆阿兹说:“你将去面对一些有经典人,所以你首先号召他们作证万物非主,只有安拉,我是安拉的使者。”另一传:“你再告诉他们:安拉已规定他们每昼夜五时拜功。如果他们服从了这个信条,你再告诉他们:安拉已规定他们交纳天课,取自于他们的富人,用于他们的穷人。”穆圣命令他先宣传信仰和崇拜独一的安拉,然后宣传伊斯兰教的其它要素,没有人认为这些使者限于传达细节和实践的规定,这都是肯定单传会证实信仰问题,并举行证据。
穆圣(愿主赐福之)送给国王的书信和信件来宣传他们信奉伊斯兰教和崇拜独一的安拉,这样传达使命,并举行辩论,尽管使者是单传的,如果单传的消息在信仰问题上不能接受,就需要在每一个地区派遣一群人传达使命,以便肯定消息。
大致同意应当以单传圣训为证明信仰和规定,伊玛目莎菲仪在(使命(1 / 457))一书中说:“如果一个人有能力解释特殊科学:穆斯林古今一致同意允许以单传的消息位证据,如果没有穆斯林学者没有否定这种消息,就是允许的,但我说:‘没有穆斯林学者没有认为允许以单传的消息位证据,他们皆为这样。’
伊玛目伊本•阿卜杜巴尔在“导言”一书中对单传的消息说:“众人一致同意以公正的单传消息在信仰问题为作证,以它为喜爱和讨厌,并以它作信仰的立法,逊尼派人都是这样。”
伊玛目伊本盖伊目(苏瓦伊克•穆尔萨拉775)一书中说:“第八的地位是:正确的公议大致同意接受这些圣训,并以它来证实安拉的属性,有很短经验的人对此没有毫无疑问,因为圣门弟子传述这些圣训,他们互相接受,他们中的一人没有否认传述者,然后再传弟子先后都这样学它。”
因此,他们在圣训集和书籍证实它,并认为是符合于安拉的尊重,谁阅读著名的圣训学者的书籍如布哈里、艾布•达吾德、阿哈默德和伊本•呼宰玛,就肯定他们的主张是以单传圣训来证明信仰问题。
以为这些在信仰问题不能作证据的主张,就需要穆斯林对要信仰的事情不同,尽管他们皆为听到这一消息,如果一个圣门弟子听到穆圣(愿主赐福之)说一段包含信仰问题如降示圣训的圣训,这一圣门弟子只信仰这件事,因为消息对于他是肯定的,但谁听到其它圣门弟子或再传弟子传述这一圣训,就不要信仰,甚至他听到借口,并相信它是正确的,因为它的来源是单传的,这是缪说的,因为真主说:“以便我用它来警告你们,和它所达到的各民族。”(牲畜章:19),伊本•麦斯欧德的传述:他说:我听安拉的使者说:谁听到圣训,然后原原本本的传达给别人,安拉就给他荣耀和光彩。因为往往听人传达的人比直接听到的人更能理解。铁密兹。
这种信仰和规定之间的歧异依靠于信仰与其它善功没有相结合起来,实践的规定与信仰没有互相混合,这种歧异自始失效的,伊玛目伊本•盖伊目(愿主慈悯之)说:“实践的规定需要知识和动作,理论的规定也需要知识和动作,即心脏的爱心和仇恨,并喜爱它证明的真理和讨厌违抗它的虚假,动作不能限于四肢的动作,但心脏的行动是四肢动作的来源,四肢的动作是连续的,所有的理论问题导致内心信仰及其相信和喜爱,它是动作的起源,大多数学者疏忽这一信仰的问题,直到说:“理论的问题本来是实践的,实践的问题本来是理论的,宗教不仅有动作,并不需要知识,也不依靠于知识,并不需要动作。
因此,拒绝在信仰中的单传圣训需要在实践的规定拒绝它,这会导致拒绝整个圣训,尤其是我们知道大多数实践规定的圣训包含幽玄的事物,正如艾卜•胡莱勒的传述:安拉的使者说:你们拜中念完两作证词后,从四种灾难上求主护佑,念:主啊!我从火狱的刑罚上求你护佑,我从坟墓的刑罚上求你护佑,我从生死的磨难上求你护佑,我从大骗子旦札力的灾难上求你护佑。穆斯林。
伊玛目伊本•哈巴尼在他圣训集开头说:“所有消息皆为单传的”,直到说:“谁放弃单传的消息,就故意放弃所有圣行,因为没有圣行没有属于单传的(解释伊本•哈巴尼的圣训集(1 / 156))”
以为单传圣训不能证实信仰的主张本来是需要拒绝几百穆圣的正确圣训的一个信仰,因此,这样以为的人需要有无可置疑的证据来证明它是正确的,并没有任何置疑,否则,他是自相矛盾的,因为他采取所以为人有的置疑。
至于以安拉在古兰经中责备追求猜测的人为证据,回答是安拉责备的凭猜是异教徒的凭猜,真主说:“他们只凭猜测,他们尽说谎话。”(牲畜章:116),又说:“他们只是凭猜想和私欲。”(星宿章:23),这种依靠于沉默、猜测、追求私欲和违反教法的猜测,这不属于规定的证据,如何以它做信仰的证据,但依靠于正确的证据和线索,这不是安拉经典中的毛病,因为猜测会达到信任,因此,安拉在古兰经中以猜测来表示知道,真主说:“我确已猜想到我必遇见我的账目。”(真灾章:20),又说:“相信除向真主悔过外,无法逃避真主的震怒。”(忏悔章:118)。
总之,古兰经和圣训的证据,以及圣门弟子和民族的先贤的公议都确凿地证明应当在各个教法的领域运用单传圣训做证据,无论是在信仰或实际问题,谁在两者做差异,谁属于先贤无知道的异端,谁要求真理和正路,谁有足够的资料,仆人要相信穆圣的坚定新闻,并不要以站不住脚的借口和理智肆意妄言来拒绝或违反,真主说:“违抗他的命令者,叫他们谨防祸患降临他们,或痛苦的刑罚降临他们!”(光明章:63)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