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穆圣说:“《古兰经》是按七种方言而降下的,你们应念对自己来说较容易的。’”穆圣又说:“穆圣说:“吴班耶啊!我向真主要求给我的教生增加容易,真主第二次应允我按二两种读法诵读天经,我又向真主要求,他第三次应允我按七种读法诵读天经,真主说:“你可借我应允你的每一次向我提要求,我有求必应。”我说:“主啊!求你赦免我的教生,主啊!求你赦免我的教生,我把的三个要求推迟到众生,甚至易卜拉欣圣人都恳求我的那一天。”
艾布•雅里子他的圣训集中说:“穆圣说:‘我听到一个使者说’‘你向他要求增加到七种每一种都能医治缺点,满足雄辩。他们都对此作证,他说,我跟他们一起作证’”,大多数圣门弟子同意这段圣训是正确的。
但学者们认为这段圣训的含义有几个主张,有的认为这一含义需要商榷,并不要依靠它,有的认为这种含义与其它含义互相混合,我们选择他们所有主张中的最重要的两个主张,谁想参考其余的主张,就阅读古兰经读法的书籍:
一、七种方言意味着阿拉伯部落的语言,并不意味着一个字母有七个读法。这种主张是卡西姆•本•萨拉姆等其他的主张,巴哈克认为这一主张是正确的,伊本•阿提雅认为这一主张是正确的,伊本•贾兹里说:大多数学者认为是语言。
二、七种方言意味着有七个不同的词汇带来同一的含义,如过来、来、快和迅速地,吴拜•本•卡伊布荡诵读安拉的经文:“每逢电光为他们而照耀的时候,他们在电光中前进;”(黄牛章:20),就诵读“每逢电光为他们而照耀的时候,他们在电光中奔走”并说,教法和圣训学者认为:“这是在圣训中的七种方言”,并说:“人们今天诵读的奥斯曼古兰经部包含一种方言,这是塔巴里的主张。”
学者中的考证家认为人们今天传播的七种方言是与在圣训中的七种方言不一样,但是这些读法属于这等读者们的拣选,读,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选择一种方言,并教他人这样诵读,甚至这种方言属于这个读者,所证明此事的是,学者说:“谁认为这些读者的方言属于穆圣定制的七种方言,就犯大错”,谢赫伊斯兰伊本•泰米雅对此含义说:“学者大致同意穆圣提及的古兰经有七种方言不是古兰经的著名七种方言。”
但是今天的方言并不远离七种方言。这是大众学者的主张,无论是前辈或后辈。
基于此选择,我们今天拥有的奥斯曼古兰经部(正如苏尤提说)包含七种方言,并包括穆圣与哲布勒伊天使互相学习的古兰经。
所值得注意的是,穆圣归真前的古兰经与哲布勒伊天使诵读的古兰经方言是我们今天诵读的方言。
学者对此问题的著名的主张是,最正确的主张七种方言是阿拉伯的语言,奥斯曼(愿主喜悦他)和收集古兰经的圣门弟子有一种方言,就是古莱什部落的方言,奥斯曼的古兰经部包含古莱什的方言,并包含其余的六种方言,提到的方言是一种古莱什的方言,奥斯曼的写法包括它,因为它还没有加句号或标读音符。七种方言属于七个读者只是选择和著名,并属于追随。安拉至知。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