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古兰经的读法多样是事实,前辈和后辈的大众学者大致同意,并没有任何证据来否认或谴责,如果这种主张是事实,就不能否认或疏忽,在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读者有古兰经中的不同读法,并达到七种以上的方言。
最重要的是,首先要提到古兰经中的读法不同依靠于古兰经部的写法,无论在词汇有不同,并没有含义的矛盾,正如真主说:“扎兹瓦特”,无论用读合口符和读开口符,或有词汇和含义的不同,正如真主说:“复活”,“配合”,也正如真主说:“旅行”或“派遣你们”,这样,应当古兰经中的读法要有不同。
在这种认为是重要的解释后,我们说: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从穆圣时代以来,就放弃否认与他人有矛盾的读法,甚至穆圣承认他们这样的行为,如果这样的行为就错误了,穆圣一定解释,但穆圣没有解释,因此,这证明古兰经有几个读法是允许的和合法的,并有几个原因。
穆圣说:‘我听到一个使者说’‘你向他要求增加到七种每一种都能医治缺点,满足雄辩。穆圣说:“《古兰经》是按七种方言而降下的,你们应念对自己来说较容易的。’”。
我们在以上的文章已经提到,学者对这段圣训的含义的最正确的是,古兰经是按七种方言而降下的,以便给人们顺利和同情,他们按所教来阅读,并没有人否定他人的读法,当有人否定他人的读法,当欧麦尔听到希沙姆•本•哈克姆用不同的读法来诵读古兰经,穆圣解释这两个读法没有谴责,并承认他俩的读法,这段圣训在布哈里圣训实录。
穆圣和穆斯林的哈里法派遣几个圣门弟子去其它地区来教人们古兰经,并解释宗教的规定,每一个圣门弟子用他在穆圣时代所运用的读法教他来到的地区,这样,每一个地区因圣门弟子有不同的读法,因此,他们也有不同的读法。
所证明此事的是,欧斯曼•本•阿范(愿主喜悦他)收集古兰经时,就用一个方言(古莱什的方言)来收集古兰经,圣门弟子大致同意这样做,这是公议。圣门弟子在艾布•巴克尔和欧麦尔时代无需要按欧斯曼收集古兰经的方式而收集古兰经,因为在他们的时代没有发生欧斯曼时代的事故,欧斯曼这样做,以免穆斯林之间的分歧,并集中于安拉的经典。
应当注意的是,欧斯曼用一个方言来收集古兰经,它是古兰经是按七种方言而降下之一(就是古莱什的方言),欧斯曼在收集古兰经用的写法是没有加句号或标读音符,因此,可能使用几个角度来诵读这个方言,按照词汇的意义,如(你们应当弄清楚),(应当确定)等,然后读者按照词汇的意义来诵读古兰经,因为他们从前辈的人受教,每一个读者按他所教的方式而选择他诵读的读法,有的读者选择把阿里夫发成阿里夫与呀啊(伊玛拉),有的读者肯定呀啊(伊斯巴特),有的读者删除呀啊(哈兹夫),有的读者选择哈玛扎德存在,有的选择没有存在,这证明每一个读者选择欧斯曼古兰经部的所拥有的可能性,并没有读者否定其他读者的读法,因为这些读法都有证据,一个读者没有用其他读者的方式并不意味着他人的读法是不正确的,所有七个方言都是需要法定的,穆圣证实它,穆斯林大致同意这些读法是正确的。所证明这些方言的是,布哈里与穆斯林在他俩圣训实录中队车个问题已经传述圣训,他俩中的每一个人单独传述穆圣的圣训,还有其他圣训,但布哈里与穆斯林没有传述,这可能性会了解读者对这些读法的原因。
从上述可见,这种差异和有读法的多样是固定的和现实的,穆圣已经所做的,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承认这样做,圣门弟子自穆圣之后,就实践这种差异,并没有人否定这种差异,这些读法不同按阿拉伯人的方言,以便顺利,还有其它目标在他的处所将了解它。这些读法已流行于所有穆斯林的国家,按各受阅就诵读,一代一代传播它,它这样传播,直到末日复生。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