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毫无疑问,有理智的仆人要沉思他在前后的事情,并知道他创造者是他的真主,安拉对他的仆人有一种权利,这一权利是他们向安拉,并抬起祈祷的手,还祈求安拉给他们所需要的事,他们对安拉的尊荣要具有虔诚,并知道他对他们的恩惠,并承认他的恩典。安拉创造人们的原因是崇拜他,并提出这是他们存在的哲理,真主说:“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播种者章:56)。即:安拉不能创造他们,以有能力,并不需要权威,因为真主是真主确是无求的,但他们确是有求的。但安拉创造他们,以崇拜,并命令他们认主独一和顺从他。
安拉实现前者,就是创造他们,以他们实现后者,就是崇拜,尽管如此,他们在自己的事务要求助安拉,以求助于安拉做他们所创造的原因,并实现安拉所命令他们的事务,因此,安拉说:“我们只崇拜你”,然后说:“只求你襄助”,即我们在各个方面不能放弃你的援助,甚至在崇拜方面,如果我们想崇拜安拉,并接近他,以证明虔诚、屈从和服从,就知道安拉援助做这些事,并令人们获得成功,并帮助需要这件事,就要求助于安拉,正如真主说:“我只能求助于真主!”(尤素福章:18),人们在今后两世中的事务求助安拉。
如果是这样的,仆人首先感到需要安拉,并不能一眼放弃安拉,他祈求安拉,并承认他的知识说:主啊!你已经知道我的秘密的和公开,请接受我的借口,你已经知道我的需要,即你知道我在今后两世忠的需要品,你知道我心里的事。真主确是全知他们的胸怀的,并祈求安拉说:主啊!我唯希望你的伶悯,求你须臾不要把我托付于我自己,求你为我改善我的一切事务,除你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仆人不能一眼放弃安拉。
其次、感到他是拥有的一个奴隶,无法自己祸福,但独一的安拉只拥有祸福,他是创造它的主宰,他创造万物,并制服和赐予他们恩惠,他们无法采取自己的行为,而是安拉随意采取。使他所意欲者遵循正路,他使他所意欲者误入迷途,正如真主说:“你说:“真主啊!国权的主啊!你要把国权赏赐谁,就赏赐谁;你要把国权从谁手中夺去,就从谁手中夺去;你要使谁尊贵,就使谁尊贵;你要使谁裨贱,就使谁裨贱;福利只由你掌握;你对于万事,确是全能的。”(仪姆兰的家属章:26)。他要把国权赏赐谁,就赏赐谁;他要把国权从谁手中夺去,就从谁手中夺去;他要使谁尊贵,就使谁尊贵;他要使谁裨贱,就使谁裨贱;
你看到一个尊贵的人,然后知道他成为裨贱的人;你看一个富翁的人,然后你看他变为贫穷;谁有健康,然后有生病;你听到他还活着,然后听到他已经归真。控制这整个宇宙的是独一的安拉,他随意采取仆人的事情,他随意赐予;随意剥夺;这样,我们就知创造者(至高无上)的完美万能,他是教养和赐予仆人祝福的真主。
然后,我们知道安拉创造万物,只为崇拜他,创造他们,以崇拜独一的安拉,并以这种崇拜接近他,然后我们知道我们的崇拜要符合于安拉的命令,根据安拉所喜爱和喜悦,崇拜不能依靠意欲或按心所恋慕,而是符合于教法、符合于众使者和经典的命令。
如果仆人知道这些事,就理解他们被创造和存在的原因,他们存在,以便实现这种崇拜,为此,安拉提到这些证据,并提出这些证明安拉是独一主宰的经文,以证明创造他们的安拉值得崇拜他的独一。
因此,伊本•卡西尔(愿主慈悯之)解释安拉的经文,真主说:“众人啊!你们的主,创造了你们,和你们以前的人,你们当崇拜他,以便你们敬畏。他以大地为你们的席,以天空为你们的幕,并且从云中降下雨水,而借雨水生许多果实,做你们的给养,所以你们不要明知故犯地给真主树立匹敌。”(黄牛章:21-22)。
当他对真主、创造人类、创造前后的人的谈话,还对创造地球和以它为席,并以天空为你们的幕的谈话,同时对降下雨水和借雨水生许多果实的谈话。然后,提出这些万物是一种迹象和教训,并说:创造这些万物,是值得崇拜。这都是为崇拜安拉、鞠躬和叩头为证据。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