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我们在过去的几套对在伊斯兰世界的一些国家(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的袒胸露背初期的谈话,并发现女姆斯林的袒胸露背和在血亲之外的外男人露出脸面已经开始出现于大众穆斯林国家受到异教徒的殖民之征服,殖民方便这一问题,并鼓励有心病的穆斯林儿子实行和呼吁它,因为它会服务他们的暴力和殖民,这能导致民族有削弱,以及倾销耗尽精力的欲望,并让他们放弃抵制被占的异教徒作伊斯兰抵抗。
我们还发现有人企图隐秘的重要真理,就是民族大致同意在殖民来临之前妇女在全伊斯兰国家各地遮盖她的脸面,并,引述了这一方面的证据和讲述故事,以及这些事件的历史学家。 这能揭示遮盖脸面只限于岛屿人民的谎言。
在这一套,我继续谈论另一个穆斯林国家,是受到其它穆斯林国家所受到的,它的妇女在殖民之后就有袒胸露背,并提及拉巴特的人民寄一封信给摩洛哥的国王,谢赫阿卜杜拉•卡努尼在他的“战役” (275-285)一书中提出这一封信,人们控告,并说(道德的解体、社会前所未有的恶化),这都是在殖民离境回他们的国家。
他们在这一种信封说:
“殖民主义消除穆斯林儿女精神中的合非两法的观点,它所制定的大多教育政策仍然存在的,我们所展示的是一种殖民主义学校的结果令我们这里的官员没有满意(我们也认为他们没有满意),因此,他们应当对这一问题艰苦奋斗,疏忽殖民主义的教育活动,并定制依靠于真实的文化和伊斯兰文明的更新的教育政策,否则这件事将导致他们与我们不良后果,我们所提出的这种模型好像摩洛哥人民所受到的无视道德价值观,对一切存在的形势有理性和革命的疯狂,并消除它,以建设它在报纸所装饰的形势,并使用各种手段呼吁他们实行它。”
摩洛哥的妇女像其他穆斯林妇女,在外男人遮盖她的脸面,以顺从至高无上的安拉及其穆圣(愿主赐福之)的命令。
穆罕默德•本•艾哈迈德教授在《在50年之内的摩洛哥社会,自从回历1350年至1400年》一书中,对摩洛哥社会的阶级(富人、中产和穷人)的谈论,(第23页)并说:
由于妇女在三个阶级本来戴上头巾,因此,没有人能知道漂亮的、普通的和难看的妇女,丈夫常常赞颂安拉的前定,并以为他的妻子是妇女的主人,无论他以前知道生活各个方面,无论隐藏和可见的,因为妻子是诚实的归宿和和生活中的同伴,并援助承担生活的苦难、在困难时具有忍耐,这样,妻子是慷概的,在高贵人的来看获得尊敬。”
我说:所属于圣行的是,男人在婚姻之前,应当看他所想订婚的妇女,正如我们不会容忍,也不要有严格,并超过圣行。
穆斯塔法•哈亚博士谈论法国对摩洛哥的服饰的影响,并说:
“摩洛哥的妇女长期以来以坚持穿高贵和被遮盖的服饰,其中包括长袍和面纱,但当法国殖民主义离境摩洛哥,就遗留在法国组成了一个的小组,因此,秩序和现代的生活还有法国的性质,这都对女摩洛哥的外貌有影响,它带着欧洲的色彩,头巾属妇女穆斯林的特性,其中的摩洛哥的妇女,摩洛哥中的西化小组已能强调,所属于解放妇女的行驶的是脱下头巾,有的摩洛哥左翼分子认为摩洛哥的妇女脱下头巾是一种对法国殖民主义的抗议,但这是误解的概念,因为不能以除伊斯兰教手段之外的其它手段抵抗西方,并不能依靠我们的能力,尤其是我们武力的因素是伊斯兰教,例如,在阿尔及利亚,法国殖民庆祝占领阿尔及利亚100周年,就感到失望和悲痛,因为他们发现有很多阿尔及利亚的妇女戴上头巾,这样,他们肯定所有计划不会成功,只要妇女一直坚守他的宗教。”(巴亚尼杂志,第203号)。
(1376),当谢赫穆罕默德•本•哈桑•哈吉维(他是“伊斯兰教法历史中的高贵思想”的作者)演讲,其标题为“在公元1925年,教育摩洛哥的姑娘”,他反对很多人都以叫姑娘{呼吁袒胸露背和露出脸面,因为他们认为教姑娘和袒胸露背,在殖民国家有相结合起来,因此,他不得不演其它讲演,其标题为“教育姑娘,而不是妇女的袒胸露背),他说:“我知道否认教育姑娘的人有良好的意念和一种妒嫉让他们这样做。”
他说:“有的人们认为教育姑娘与妇女的袒胸露背有相结合起来的有一个原因,我一下将解释,因此,我对此提醒,以消除混乱和消灭混合的黑暗。
然后,他对呼吁妇女在伊斯兰世界有袒胸露背的人进行强烈的运动,如:卡西姆•阿敏和塔哈尔•哈达德。
在这一年1425他的讲演已经出版了,穆罕默德•本•阿扎兹调查它。
我祈求安拉引导穆斯林的迷误人,并使女穆民女在磁带上合法的头巾,并让他们及他人知道安拉的命令都对个人和社会有利益要,头巾不能阻止妇女获得利益,无论知识或符合她的本性之工作,安拉是指导者。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