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counter

在后方的人因谢赫阿尔巴尼(愿主慈悯之)的书籍而高兴:“驳斥严厉坚守教门的学者意见的回答,他们认为妇女应当遮盖她的脸面及其手掌,并没有满意他们的主张认为是圣行的和可嘉的。”
他们讨厌看到穆斯林的妇女遮盖自己的脸面及其一切装饰。
他们说:戴上头巾带来困扰、忧郁、疲倦和太热。真主说:“你说:“火狱的火是更炽热的,假若他们是明理的。让他们少笑些,多哭些,以报酬他们的营谋。”(忏悔章:81-82)。
我在这里不能讨论谢赫阿尔巴尼对遮盖脸面的立场,没有学者没有知道谢赫从前允许露出脸面,在他的一书籍中这样提出:
“女穆斯林的服装”... ,他在回历1370年编写。
然后在他所上述的书籍确定这件事,在回历1411年编写了,即自从十年以来。
他的这样主张不是异端的,而且自古有很多学者们有这样的主张,它是民族学者的两个著名的主张之一:
允许遮盖和应该遮盖。
目的是解释西化人如何以谢赫的主张而露出妇女的,直到他们谢赫有荒谬和说谎,他们以为谢赫认为露出脸面胜于遮盖,因为,她编写一本书籍,在这本书提出允许遮盖,以驳斥认为王是主命的人。
指我的寿命发誓,这是对谢赫(愿主慈悯之)的诽谤,谢赫或其他学者已经绝没有认为露出胜于遮盖,民族大致同意,有的人为允许露出,但遮盖是最好的,证据是:
民族人们大致同意穆圣的妻子应当遮盖她们的脸面,因为真主说:“你们向先知的妻子们索取任何物品的时候,应当在帷幕外索取,那对于你们的心和她们的心是更清白的。”(同盟军章:53)。
这节经文证明学者们无一例外地认为应当遮盖脸面的证据,有的认为是限于穆圣的妻子,有的认为是属于众妇女,这是最正确的,因为主要是要看一般含义说话,而不能看原因。
毫无疑问,谢赫认为最好的是遮盖,任何人看他的书籍,并知道他的状态的人就这样知道,但迷误的人不喜欢这种主张,他们喜欢谢赫允许露出脸面,以谢赫的主张为有腐败民族的手段,他们需要时,就这样做,好像他们的祖父一样,真主提及他们说:“他们说:“我们已信仰真主和使者,我们已顺从了。”此后, 他们中有一伙人违背正道;这等人绝不是信士。当他们被召归于真主及其使者,以便他为他们而判决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伙人,忽然规避。如果他们有理,他们就贴服地忙来见他。他们心中有病呢?还是他们怀疑呢?还是他们恐怕真主及其使者对他们不公呢?不然!这等人正是不义的。”(光明章:47-50)。
他们喜欢认为允许露出脸面,他们已顺从了。这不是因他们喜欢证据和顺从安拉降示的经文,而且因他们自己的私欲,他们还假借谢赫的名义而造谣,并以为他认为露出生于遮盖,以在全人之前揭示他们的真实,他们只是顺从私欲,他们欲用计谋,但如何这样做?

www.Islamtoday.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0